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dafa大发casino >

土地的誓言课文分析

2020-07-17 10:44dafa大发casino 人已围观

简介,充溢著饱满、深沉的爱国热情。作者这种情绪的表露,并不流于空泛,他把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流亡青年压抑的情感用火一样炽热的语言表达出来,仿佛使人谛听得到心脏的跳动,感...

  ,充溢著饱满、深沉的爱国热情。作者这种情绪的表露,并不流于空泛,他把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流亡青年压抑的情感用火一样炽热的语言表达出来,仿佛使人谛听得到心脏的跳动,感受得到热血的沸腾。眷念乡土,这是一种具有共通性的感情,而作者所眷恋的关东原野,当时却已被日本侵略者强占十年之久,对作者来说,她是失去的美好家园;对国人来说,她是祖国完整版图上沦丧的土地,因此,眷念乡土就有了让人产生共鸣的强烈的爱国色彩。

  这篇课文在艺术上体现了端木蕻良浓郁的抒情风格与独特的抒情方式,那就是以倾诉式的语言表达激情,以富有力度与浓度的情感打动人心。几个突出的特点是:

  1.运用呼告的手法,直接对著土地倾诉自己的热爱、怀想、眷念,并且将倾诉对象拟人化,以她而不是它相称,隐含将土地比做母亲的意思。比如:我无时无刻不听见她呼唤我的名字,我无时无刻不听见她召唤我回去。她低低地呼唤著我的名字,声音是那样的急切,使我不得不回去。等等。这种感情经过多次反覆,像音乐的主旋律一样得到加强,自然会在读者心里掀起重重波澜,激起强烈的共鸣。

  2.选择有特征、有意味的景物组成叠印的一个又一个画面,像电影镜头一样闪现,展现东北大地的丰饶美丽。比如我想起那参天碧绿的白桦林原野上怪诞的狂风一段,白桦林、蒙古狗、奔马群、红高粱、黑土地等东北特有的景物密集地排列在一起,加大了信息容量和对读者的冲击力。

  3.大量运用排比造成连贯的、逐渐增强的气势,例如当我躺在土地上的时候,当我仰望天上的星星等处。

  4.课文中有忧伤、舒缓的回忆,有强烈急切近乎呐喊的誓愿,叙述的方式和内在感情的起伏表里相应,形成文章的波澜与节奏。以土地是我的母亲,我的每一寸皮肤,都有著土粒;我的手掌一接近土地,心就变得平静我必定为她而战斗到底一段为例,先是以平静的叙述,一组对句强调我与土地不可分离的关系。接著,是一个总结性的语句:我不能离开她。从在故乡的土地上到多么丰饶,这一段话回忆我在故乡成长的足迹,用诗一般的语言抒发思乡之情。感情舒缓,境界优美,几乎令人忘却了现实的伤痛。由衷的沉醉之后,却以一句没有人能够忘记她急收,思想跳回到现实当中,发出坚强的誓言:我必定为她而战斗到底。至此,情绪渐强,达到高潮:土地,原野,我的家乡,你必须被解放!你必须站立!这些艺术特点都要结合语言揣摩才能更细致地体会得到。

  本文的结构看似复杂,实则线索清晰,结构简单。第一段的主要内容是:我常常想起关东原野上的一切,我时时听见故乡的呼唤,我的内心为此热血沸腾!第二段的主要内容是:故乡美好的生活令我梦萦魂牵,我发誓要为故乡母亲而战斗而牺牲!两段文字一气呵成,任由情感的激流倾泻,在结构上有如双峰对峙,又宛若对仗工整的一副长联!

  这一标题是比较独特的,其要点在于誓言。从文章来看,这誓言是作者对著土地发出的。作者在文章末尾壮怀激越地发誓:我要回到她的身边为了她,我愿付出一切。我必须看见一个更美丽的故乡出现在我的面前──或者我的坟前。这种掷地有声的誓言读者自可强烈地感受到。因此,这一标题应该理解为面对土地发出的誓言而不是土地自身发出的誓言。

  这种表达方式并不是独一无二的。例如朱德的母亲的回忆,其意就是关于母亲的回忆而不是母亲自身的回忆。作者之所以作如此表达,估计是在不影响意思表达的前提下力求简洁,在拟写标题之时就更是如此。况且,本文集中笔力写土地,将土地二字置于最醒目的位置也确实是一种较好的选择。

  2.怎样理解文中我常常感到它在泛滥著一种热情中的泛滥与在那田垄里埋葬过我的欢笑中的埋葬这两个词语的确切含义?

  这两个词语的运用都逾越了常规。凡是反常之处总是格外引人注目并且令人感到困惑的。对于这些特殊的用法,应该从以下两个方面求解:一、明确该词的本意;二、分析该词所处的语境。最后在本意和语境间可以发现词语的具体确切的含义。

  泛滥原意是江河水溢出,淹没土地,又引申为思想、事物到处扩散。细细品味这一词语会觉得十分贴切:作者的心情正如决堤之水不可遏抑地向四下泛滥奔流,作者那激愤狂放的心情用了泛滥来形容较之用澎湃涌动等词语更多了几分野性和难以驾驭的力量。至于埋葬过我的欢笑中的埋葬就更加特殊,作者为什么不用飘荡著我的欢笑、回响著我的欢笑之类的语句呢?须知,埋葬只用于已经死去的事物,那么,我的欢笑已经死去了吗?是的,昔日在田垄间留下的欢笑曾经是晶莹如露珠般点缀在垄上,散发著迷人的光泽。而今,这一切早已不复存在。昔日的快乐欢笑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只是凄苦、哀愁和悲愤!作者的欢笑确实死了,它被埋葬在故乡的田垄间。作者的欢乐只属于失去的故园。这样想来,用埋葬是不是更多了一层沉重的感觉和悲愤的心绪呢?谁埋葬了我们的欢笑,谁夺去了我们的田垄,我们就要埋葬他们!让埋葬我们欢笑的田垄成为埋葬侵略者的墓地!这是不是使作者发出铮铮誓言的原因之一呢?

  3.怎样理解当我记起故乡的时候,我便能看见那大地的深层,在翻滚著一种红熟的浆液在那亘古的地层里,有著一股燃烧的洪流,像我的心里喷涌著血液一样等语句?

  从表层看,这是写实。在任何一块大地的深层,都涌动著沸腾的岩浆,这些岩浆就是文中所说的红熟的浆液。这一表层含义必须理解。那么,作者为什么会有这一种联想呢?因为他的内心也正如地下沸腾的岩浆一样在燃烧在沸腾在奔突,似乎正要喷涌而出!这时,充满激情的作者就进入了写意的层面:他用诗一般的语言塑造了两个颤栗著、愤怒著并且不可阻挡地将要爆发出来的意象──一个是大地之心,一个是作者之心。这块广大的关东大地因为这些拟人化的描写而有了生命有了情感,于是可以像人一样召唤著我、激励著我为之奋斗为之牺牲!

  4.为什么文章起初写关东大地用她来称呼,而到了后面时却又改口说土地,原野,我的家乡,你必须被解放!你必须站立?

  人称的变化实际上是情感的变化的结果。文章开始用第三人称,是因为感情起初比较平稳,但随著作者情绪一步步的激动,作者就不满足于使用向第三者介绍的人称代词她了,于是抛开读者直接与自己所叙述的对象进行对话交流,对土地以你相称,情感显得更加直接而迫切。这在修辞上叫做呼告,具有强烈的抒情效果。

Tags: 土地最新政策  土地的誓言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5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